不梦生


求求你拿笔干活做个人吧
天地是我心头肉

滚滚

手抖的病是治不好了

冥冥之神的加持也没能让我苟到最后,但仙山直播还是快乐的
有双梦的朋友一起吃鸡吗(闭嘴

老七述怀,小名滚滚(因为他真的胖fufu的!!(其实还想改名叫毕业(??
生生不息的六月

玄黄三乘 万人非你 2

老师一说我想起来我没发2…
天地走一个

2
葡萄美酒琉璃盏,倾倒琼浆三百杯。弦歌不辍美人舞,银花火树斗星辉。
有人吆喝着,将红纱的灯笼高高地挑了挂了在描了画的屋檐下,簇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给刚刚粉过的白墙打了一层暧昧的暖红。招待的伙计和姑娘们个个笑容满面,一迭声地请着客人进门,引了人往里走。这酒楼开张刚三日,便连续三日食客不绝。这店址许多年前便是家酒楼,是城中首屈一指呼朋唤友的好地方,生意好不兴隆。可惜后来一场大火,便只剩了一地断壁残垣和众人惋惜一叹,老人们每每念起,还要馋上一番那酒楼大厨的手艺——大火之后,那厨子也收拾了行囊去了邻镇做事,美名却再没传开。
而后的十多年里,这块地皮断断续续地被些个人收去做他用,却再也没建起过那样气派的楼宇来。直到日前,一位出手阔绰的公子将它收了来,二话不说就重建了一座新楼。三层的小楼建起来后,人们才惊奇地发现,竟同他们记忆中的酒楼分毫不差!
这是得多念旧的一个人哪。老人们看着那楼叮叮当当花了几个月建起来,连翘角飞檐都是熟悉的角度,纷纷八卦起这位公子究竟是何来历,莫不也是本地人氏,那一定也上了些年纪,不然为何要将老楼原样重建?
等到开了张,众人再一尝菜色,喝!连味道都还是原先的味道。于是皆大欢喜,酒楼一开张,就仿佛将中间这空荡无味的十几年都像大火后的灰烬一般,轻飘飘地吹散了。
不过这酒楼偏有一点怪,开业这么久,它却迟迟连个名字都没有,空空一个匾挂在上头,红绸子都还没撤下来。镇上人热心道,不如就叫以前的老名字吧?掌柜的摆摆手道,那怎么行,这匾额是老板特意留了白,待有缘人来一填。
于是便有许多秀才书生来试题,却是哪个都入不了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的眼。掌柜的索性在门口立了块牌子,让那些闲得发慌的儒生们将想出来的名字都写上去。这般写完,老板看没看过不知道,这酒楼倒是一下子多了一板子五花八门的名字。掌柜干脆也顺着客人,他们叫什么便是什么。
白衣白扇白头发的人弯着腰看那木板上的字看得眼睛疼,捏着鼻梁抬脚比划了半天,又舍不得自己脚上蹬着的这双新鞋,便挽起滚着金线的袖子捡起旁边备好的笔墨在这一堆俗不可耐的名字上画了个大大的叉,摸着下巴点点头,这才出了口气。
他一直起腰,酒楼门口的灯笼的暖光便也落在了他的脸上。那是一张很年轻英俊的脸,人未开口,眉梢嘴角便先跃上三分笑。一双凤眼清亮亮的,像是扰出了波纹的一汪潭。
他背着手走进酒楼里,一步跨过门槛,便引起了几声娇声惊呼。在门口招待的伙计见着他愣了愣,刚要开口便被他竖起扇子挡了回去,笑嘻嘻道:“你家老板可在?”
“老板不——”
来人微微眯起眼睛,两人对视片刻,伙计一个闪神,不由自主地改了口道:“老板在三楼。”
来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摸出来腰间钱袋,一脸肉疼地给伙计塞了俩铜板,自己指了指上面道:“不用麻烦了,我自个儿上去就好。”
说罢他便自顾自地上了楼,把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答了什么的伙计给甩在了身后。
这酒楼两层接客,唯有第三层据说是老板的私人地盘,故而客人都不会去贸然冒犯。然而此人偏大摇大摆地推开了三层的雕花门,还未绕过百宝阁便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好友别来无恙啊?天迹特来拜访。”
百宝阁后尚有一架花鸟屏风,屏风之后传来一人声音。
“唉,果然还是地冥了解你啊,天迹好友。”
对方话音未落,天迹便已越过了屏风,并不惊讶内中有两人一坐一立。坐着的一人见着是他,按住脸上半面的面具扭过头哼了一声,站着的人则给另一人倒好了茶才抬起头,捧着茶壶正要说话,见着天迹的这身富贵打扮忽然一噎。
“天迹你……”
“如何?”神毓逍遥叉着腰左右转了转,“小玉给我买的,说什么我穿着平时那身衣服在山里修炼也就罢了出门就是丢人…结果她就克扣了我半年的零花钱,本仙角现在一贫如洗,急需好友接济。”
“……看好友换了衣裳一时有些措手不及,好友自是穿什么都玉树临风。”非常君给神毓逍遥也倒了杯茶,“方才地冥还在同我打赌,说我这家酒楼开门不出三天好友必定会来拜访,而且……”
仍然扭着头的地冥可疑地咳嗽了一声,非常君顿了顿继续道:“而且好友必然两袖清风。”
神毓逍遥嘁了一声,向地冥凑过去:“那你来,我敢打赌是你又犯了馋,结果自己手笨烧了厨房于是只能来投奔非常君。”
他凑得近,地冥头也不回一根手指抵住他挨过来的脸将他推远了点:“眩者只是偶然路过此地。”
神毓逍遥哼了哼:“那我就也是偶然路过的。”
“从仙脚路过到此处,天迹的轻功好生了得。”
“从永夜剧场路过到这里,你的腿脚也挺利索。”
“两位……”非常君深吸一口气,只觉自己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举起手,努力打断两人的斗嘴,“不如我们先吃点东西,我非常君定倾尽一楼珍藏包二位满意。”
地冥对此缓兵之计不予置评,倒是神毓逍遥一下子兴致勃勃,跳起来一把揽住非常君的肩膀就要叫他报菜名。非常君嘴角一抖:“好友还是莫要拿我开心了,你既然也来了,我就去叫后厨做上些拿手菜,好好为二位接风。”
他放下茶壶擦了擦手便出了门,神毓逍遥跟在他后面出去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又跑了回来,在地冥旁边坐下喝茶。地冥戴着面具,听见他跑回来的动静只偏了偏头,也看不见表情。两人对着各自的茶杯沉默了好一会儿,神毓逍遥耐不住性子,捡着果盘里的瓜子嗑了把皮儿往地冥手边弹,很是满意自己的手劲把握得刚刚好,喀嚓喀嚓地就用瓜子皮在地冥摩挲着茶杯的手边堆成了小山。
地冥盯着手边堆积起来的瓜子皮不胜其烦,终于扭过头来:“天迹。”
“怎么?”
穷极无聊的神毓逍遥总算撩动这人开口,正得意,忽觉额头一痛,哎哟一声捂着头低头一看,一粒花生骨碌碌地滚落到自己腿上。旁边的地冥冷笑一声,手上捏着的第二粒蓄势待发。
“地冥。”
“如何?”
“浪费食物可耻,你再弹我就叫非常君把云朵厚片从菜单里剔掉。”神毓逍遥嘻嘻笑着将花生拈起来吃了,又从僵住的地冥手里掰另一个。地冥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让神毓逍遥挨了过来,两只手握他一只,撬出来的花生进了神毓逍遥的口,剩了片花生衣在他手心里。
地冥捏着那片花生衣,嘴唇动了动,什么话都被噎了回去。神毓逍遥掰走了花生就松了手,但仍然坐得离他极近,让他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起来。他向后仰了仰,攥着花生衣的那只手抬起来扶着面具,生怕它掉下来似的。
“天迹,不要与眩者靠得这么近。”
他勉强开了口,语气不大平稳,故意拔高了声音。神毓逍遥低着头专心捏核桃,漫不经心道:“好歹同修这么些年,你戴着面具我都不说什么了,坐过来一会儿怎么了?”
他运了点劲捏开了个核桃,完完整整地把核桃仁剥出来掰成两瓣,递给地冥一瓣:“吃不吃?”
地冥一扭头。
“嘿,我神毓逍遥也就给自家妹妹和师弟剥过核桃,地冥你竟然不赏脸,过分。”神毓逍遥气哼哼地把另一半也自己吃了,倒了杯茶润喉咙。这时房门一声轻响,他一下子精神百倍地坐直了身子,对着屏风望眼欲穿。然而回来的只有非常君,一脸歉意地表示还需再等上一会儿,他家的大厨正忙着做一道新菜式。
神毓逍遥立时又趴了下去,百无聊赖地拨弄着一桌子的瓜子皮,摆了个歪歪扭扭的圆,食指沾了水开始点点画画。一旁地冥瞥了一眼,实在忍耐不住道:“堂堂天迹画符画得还不如乳臭未干的孩子,九天玄尊便是这样教你的么?”
“这是我天迹神毓逍遥自创的神符。”神毓逍遥摇头晃脑道,“你一看便是见识不够,来让好友非常君看看,肯定能一眼勘破天机。”
两人便一起看向非常君,正在喝茶的人觉一口水咽下去低头看了看桌上半干的痕迹,表情一时莫测。
地冥扯起嘴角:“非常君,既然天迹如此信任你,你便来说说他写得什么?”
非常君迟疑半晌。
“这不是,倒着的个饿字吗?”

接上一篇后续,仍然未完
感冒使人紧急摸鱼,虽然剧里已经演到极致了(对他们就是结婚了不接受反驳)但还是想再摸一把
躺了睡觉

深夜暴起发言

暴怒发言,不接受反驳,洗粉
真情实感讨厌ftxy,准确来说发自内心厌恶jft,厌恶到今天新剧恨不得拉进度条(实际上也的确拉了,他对龙崽那段话令我无比反胃)
对我们先来说说这个龙崽哦
帝龙胤这名字和龙崽单纯好骗还拖延症的个性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吧。
jft对龙崽说,你不是我,帝龙胤是帝龙胤。
虽然剧里拼命解释了一大堆龙崽的来历,但简单来说他也是个血元造生的克隆人,和jft的身份关系等同于天地的关系。就龙崽退场时的自白而言,他对jft的感情虽不如天地之间那么深厚,但也十分复杂,向往与嫉妒并存。
然后jft慷慨激昂地对他说,你变成我就再也没有你了!你要成为你自己!
我们再强调一下一个前提,龙崽非常,单纯。
为了找寻自我,他二话不说就把眼睛挖了还给jft了,并为了儒门给予他的一点善意而返回鬼狱阻止鬼后并死于鬼狱。
我没说jft不是出自好意,他的确是个正道栋梁。
正道•扫把星•栋梁。


让我们再从头捋。
玉箫的死
理智上来说,那时候ftxy都还年轻,难免冲动,最后导致不可挽回的恶果是注定;情感上来说,我对jft冲动害死玉箫十分意难平,这点有争议且和后来情绪叠加有关,我推到后面说。
而表面上jft对玉箫的死耿耿于怀郁郁寡欢,但他真的反思过自己为何会害死玉箫吗?这能完全归咎于是年少冲动吗?
不是,真正的原因是他的自大和个人英雄主义。他以为自己可以保护好玉箫和离经,也以为自己可以用武力斩尽天下邪佞。结果呢,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就葬送了玉箫。
而jft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才是他最大的症结,于是他自仙魔出场,仍是这种心态。保护欲和个人英雄主义容易吸粉。他并不用在意他要保护的人是不是真的需要这种保护,只要满足自己的私心就够了。于是迷妹们尖叫着好帅,cp脑尖叫着啊他又保护住了逍遥/离经/xxx,背后的有心人只会一声呵呵。
哦,说白了就是仙魔大家都有脑子,就jft没有。

地冥的生与死
地冥的出现是因为玄尊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儿子受罪而造出来的替代品,并且要不是玉逍遥心性已定难以塑造,遭罪的就会是逍遥了。
那么作为既得利益者的jft,凭什么他大义凛然的几句我会为我父亲的罪孽负责,我会和你一起承担就仿佛他无比神圣?追根究底,他了解过什么承受过什么?玉箫的死?小师妹的死最痛的人甚至都不是他而是逍遥。玄尊的死?但凡他对逍遥有所信任,就应该明白杀死玄尊必然不会是逍遥本人的意愿。
他这辈子什么苦都没吃过,什么挫折都没承受过。即使说着要与地冥共同承担玄尊的罪孽,但实际上他什么都没做过,嘴皮子倒是利索,隔三差五来膈应一番地冥老师。他永远身处高位,是活得恣意的天之骄子。这样的人摆出愿意承担的姿态,并不能让人觉得这是勇气和胸怀。絮老师说得好,这换个女性角色来试试?被骂成白莲花婊都是好听。
有的是人说地冥恶事做尽,jft能同情他都是给脸。然而这种怜悯就是对地冥老师最大的侮辱,他奋斗一生的任务纵使满是血腥,也不需要完全jft来肯定或者否定。当jft口口声声叫他兄弟的时候,当jft圣母发作打破地冥的全部幻想的时候,当jft否定他一生的血泪付出轻易发表会接纳他的言论的时候,我发自内心地作呕。
他高高在上,根本不了解人心。

天迹的生与死
天迹在斩魔录的退场,所有人都把非常君骂得狗血淋头,认为是他导致了ftxy的悲剧。
那我们来思考一下天迹为什么会选择和非常君前往天宙之间,为此特意支开jft。
因为jft拿着牵扯仙魔两档核心问题的最关键的情报,却延宕了整整一档都不肯告诉他。
核心问题自然是玄尊之死,而jft早就有了答案。对于这个答案,地冥也有,地冥也不说,因为在地冥的意识里,玄尊还活着,所以这个核心问题于他而言并不那么重要。
而jft为什么不肯告诉天迹真相呢?
因为他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的玉逍遥就很好,逍遥自在,无忧无虑,他不应该背负沉重的弑师之罪,他一定会【承受不了】。
jft你凭什么就认定天迹承受不了呢?因为你自己在玉箫死后受了莫大打击再也无力快活自在,于是坚持要维护玉逍遥的这份少年心性。但是玉逍遥早已经不仅仅是玉逍遥,他是天迹神毓逍遥,立身云巅仙道第一人,他需要你这点可怜又自私的保护吗?
这个重要情报的隐瞒,天迹不是不知道,但他始终太过迁就jft。而他的退让最终导致了自己的败亡。在缺少这个情报的条件下,jft甚至屡次出手压制他体内异状,让他更加无法正确评估自己的状态,等同于在他的身上安放了一枚定时炸弹,不知道何时就会受到影响。
同时得知自己杀害恩师会导致的巨大的心理震动也是不稳定因素。事实证明,天迹的心理素质非常好,在天宙之间得知玄尊之死的真相后,他甚至仍然继续调查血闇之力的去向,并没有jft预想之中的失志甚至畏罪自杀。但毫无疑问,这的确对他产生了影响,才会在心神不宁时乍见非常君头颅而中计。
在之前与地冥一起对抗鸑变伽罗和闇影时,鸑变伽罗曾说过,天迹你败在对自己一无所知。
一语成谶。

ftxy
我被天迹的斩魔录退场的ftxy恶心到了。
一旦牵扯上捆绑式cp销售,就很难保持住两个角色的光芒不互相影响。ftxy就是互相影响得太严重的典型,为了维持jft的端庄高冷形象互动又要能吸引粉丝,搞笑役就只能由天迹来负责。毫不客气地说,他的格局被这个cp限制了,从他斩魔录这个腻歪又拖沓的退场就看得一清二楚。
他死在无畏无惧与越骄子同归于尽从仙脚坠下的那一刻是最合适的。
不过既然太平说,整个退场都可能是jft的幻想,那我就把天迹摘出去,只恶心一个jft好了。

玉箫与离经
我以前也是个ftxy吹。
直到儒门公审离经,jft跑出来喊,离经是我和我小师妹的非婚生子。
你们看到同样站在现场的天迹的脸色了吗?难看得在和一页书离开的时候正眼都没再看过一眼jft。
从此再审视jft,才发现这个人是如此的一言难尽。
在儒门公审以前的回忆篇里,玉箫与jft的感情几乎没有超出同门以外。我不否认玉箫是真心喜欢jft的,但jft真的喜欢玉箫吗?有没有人注意过,努力深化jft与玉箫感情的回忆篇都在公审之后?甚至在天迹退场也刻意加上天迹说没来得及给他们做证婚人这种话。
那是编剧在往回拉jft的形象,拼命地喊,他们有感情!真的有!
滚。
jft的圣人形象脏了就是脏了,再怎么往回拉也抹不掉这个污点。退一万步讲,就算两人有感情,那是你可以随便把脏水泼在已死之人身上的理由吗?玉箫与你清清白白,凭什么,而且你怎么敢,在她的兄长面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面不改色地说你与她未婚生子?
你怎么让恢复记忆的离经接受你这样说他的玉姐姐?
jft你是不是压根儿没有脑回路,掀开脑壳里面无比光滑散发着圣母的光芒??
对待离经,jft的行为和对待天迹是一样的,一个字,瞒。
要是说天迹的真相尚且事关重大,那么离经的身世究竟有什么好瞒的我始终不能理解。
他是儒门主事,干练精明的掌舵者,他会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世吗?甚至在他都已经大致确定只差一个点头的时候,jft仍然选择瞒。这一瞒,就瞒出了一场儒门公审。
jft这个人说好听了是保护欲过剩,说白了就是他根本不信任身边的亲友。口口声声说自己相信,实际根本不相信他们的能力。

非常君
玄黄三乘,黑白灰都凑齐了,觉君就是那个黑。
他的确罪大恶极,我吹爆他至死不悔的恶,但这不是重点。与jft有关的是人鬼之子这个身份。
觉君和地冥老师,在jft的问题上其实应该非常有共同语言。
同样是人鬼之子/玄尊之子,凭什么他是天选的宠儿,而我连抬头见光的资格都没有?
贯穿仙魔两档的【血脉】这个话题,是最根深蒂固的阶级论。玄尊和jft占据了统治阶级的位置,自认自己在向苍生施恩,狂妄自大地操纵他人生命。玄尊更严重一些,还教歪了地人;而jft学不来他爹的深谋远虑,他只会狂妄自大地认为一切都可以靠他的武力值庇护(如隐瞒逍遥并自认可以一直保护他),也傲慢地认为自己只要放低姿态,就可以与地人所受过的苦难共情。
觉君和地冥:呸,滚。
觉君比地冥老师还要励志。他最早的确也如地冥一般乖巧听话,努力修炼,但玄尊始终不肯承认他的地位,使他终于萌生了不满和怨恨。血脉到底有什么重要的?jft不也是人鬼之子?凭什么他就不能是人之最?
宿命一说,固然令人觉得天道茫茫,肃然起敬,但也压抑得人窒息,仿佛这一生早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无可反抗。
jft站在天上疑惑,你既然没有人之最的命,就做个江湖游仙不好吗?
被踩进地里的觉君抹抹脸爬起来,你的命好,身价千万的仙二代,不在儒门好好工作的话就必须回家继承仙道第一上市公司。但你凭什么就认为我就没有资格奋斗和竞争,就活该做个不上不下的辅助,看着你们这些主角C位出道?
看我不送你C位出殡。


你们看,通篇我哪有过激。
你们不会知道我从今天新剧开始到码这篇字一直都呼吸困难,屡屡错字,因为我知道往后的新剧我又必须周周面对jft了。
尤其他这个新偶,不知道有多少他的粉丝能闭着眼睛瞎吹。
太平你摸着良心说你是不是连逍遥的台词都懒得编了,他今天是来负责给jft和声的吗?
最后,地冥老师死心塌地粉表示,求你们把地冥老师忘了吧,宁可让天迹也忘了都好,别让jft来怀念他,斩魔录有过一次就已经恶心够了。

筛了筛这两个角度我也喜欢√

一夜之间有猫有儿
大名南华小名状元
是家里的老六
正脸等我过两天相机OK再拍,总之是个美公子👌🏻

普陀山这地方,成谜
落地第一天晚上,南华出生了;来之前天气预报三天有雨,自立flag要是能晴就是真的有灵,结果凌晨一点福至心灵爬起来看到外面云雾散尽明月照海,清晨日出霞光普照;第二天晚上,抢先骗地冥老师仰卧起坐了…
诚惶诚恐,破例进殿一拜